□本報評論員 集月音
  高速公路的收費問題在河北省兩會上又成了熱議的話題。“你都限速60公里/小時了,還收高速通行費是何道理?”有代表對此表達了不滿。京港澳高速公路石安段因改擴建工程限行,限行後的通行速度僅為60公里/小時。高速服務大打折扣,高速收費標準是不是也應該有所降低?這不僅僅是代表委員們的疑問,更是公眾的疑問。
  現行公路收費制度建立在“貸款修路、收費還貸”的模式上,也就是說公眾需要付出一定的價格成本,才能享受高速公路的快捷和便利。一旦車主付費上路,就相當於購買了高速公路提供的優質服務,兩者達成了交易契約。石安高速公路之所以成為代表委員熱議的焦點,則在於其因維修而失去了高速通行的能力,但是收費標準卻沒有改變。公眾付出高成本,享受的卻是不如城市快速路的通行速度,顯然是高速公路一方違背約定,破壞了公平交易的原則。
  高速大修雖是客觀原因,但這並不是高速“降速”不降價的合理解釋。根據現行的《收費公路管理條例》第二十五條規定,“收費公路不得邊建設邊收費”。石安高速改建擴建,雖然仍在開放,但多個路段只開放了一個車道,此種運行狀態顯然不能稱之為完全竣工,若說具備收費條件未免太過牽強。如此一邊大修,一邊繼續向公眾全額收費明顯於法不合。
  為低質服務全額付費既不合理又不合法,權益受到侵犯的公眾自然有利益訴求。對有瑕疵的服務進行議價,是買單者的權利。有代表就建議,石安高速在進行改擴建施工限行期間,對非限行車輛實行免費或降低收費標準。這一建議是否具有可操作性?仔細思量,要求正在維修的高速免費似乎是不可能的,但降價卻並非不可行,也沒有什麼技術難度。比如正在推廣中的ETC通行卡,不少銀行為爭奪客戶推出了多種降價優惠政策,這是否說明高速降價的技術障礙其實沒有想象得那麼艱難。而人工收費窗口也可以以提供優惠券等方式,讓往來車輛抵消部分費用。實際操作起來,辦法總比問題多,關鍵在於,高速管理部門是否有意願以公眾利益為先。
  代表委員的美好願望,想必也是很多車主的心聲。呼籲和建議,能否激發高速管理部門改進的動力,我們也不好對此表示樂觀。畢竟,相較於封閉、強勢的高速管理和運營方,公眾的訴求,甚至代表委員的質疑之力,都有些微弱。
  當下的高速管理部門對其運營擁有說一不二的權力,作為參與者的公眾幾乎沒有表達訴求和商量議價的餘地。高速公路是公共事業,本該以公眾利益為服務目的。但是作為利益相關方的公眾除了在網絡上吐吐槽,基本上沒有發言權。公眾缺席了高速公路收費的利益博弈,自然導致天平向管理運營方傾斜。所以,高速公路這一公共服務產品,其公共服務屬性經常被掩蓋在種種利益之下。縱觀公眾對高速公路的愛恨纏綿,不管是除夕是否免費的爭議還是延長收費期限的質疑,大都緣於高速公路拋棄了公共二字,只留下了利益。
  像石安高速這樣,一邊“降速”一邊繼續收費的也不會是孤例,事實上,不少地方的高速“路照破、車照塞、錢照收”。高速“降速”總有各種各樣的客觀原因,但公眾不該總是無奈的買單者。而保障自身權益,首先應該擁有表達訴求的話語權。曾有論者提出,可以建立一個公眾、經營方、管理部門三方參與的動態調價機制,在保證高速公路公共服務屬性的前提下,兼顧各方利益,使其服務品質和收取費用大致相當。這未嘗不是個解決方法。在高速公路收費尚未終結的當下,利益博弈永遠不會停止,而消弭公眾對高速公路的“綿綿恨意”,則必須將公眾利益放在第一位。
  (原標題:高速“降速”不降價,癥結何在)
創作者介紹

月餅

af02afgv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